登陆

扶风——三棵槐树间

admin 2019-09-07 120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三棵槐树间

文/闰土

在关中西部巍巍乔山脚下,有一个地名叫“三棵槐树间。”,它是以这三个槐树命名。这个地名古往今来,少说也有二百多个年初,在这个县城,只需探问北乡的三个槐树间,上年纪的没有不知道的。方圆几十里的人都知道这三个槐树是这个村的“护村树”。

勤劳仁慈的乡民,把三棵槐树间,统统称为“三槐树间”

这三棵槐树,几经苍桑,风风雨雨,记载着社会的变迁,它被人损坏了又栽,栽了又损坏,四十多年前,第三次又栽上了,现在三棵树,根深叶荗,坐落在它本来的方位,直径一米多的树身,支撑着旁大的树冠,坐落在距村庄五百米左右的大地步里,远远看去,访佛像三个威武的战士,头戴钢盈,如同给这个村子站岗放哨。

据传说扶风——三棵槐树间不知在多少年前,皇上糊涂,朝纲不稳,混乱不安,处处是逃荒要饭的,人们吃野菜、树叶零食、树皮渡饥馑,从很远的当地逃来一对配偶,在这里租了人家财主三亩地,因为无处寓居,两口在租的地头搭了个简易棚,日复一日,辛苦劳动,有一年他们发现在门口不远处长上来三根小树,两口大喜,附近在无其它树木,他们就仔细用水灌溉,精心护养,渐渐三棵树就大了,本来这是三棵土槐树。

曩昔这配偶种下的庄稼,不是天旱的打不下粮食,便是天涝了粮食被雨淋坏,有些眼看丰盈了就被野兽浪费完了,除过交租子,剩下的根本连嘴都混不上。

两口商议原不计划再租种田了,想拆掉地里的草棚,可舍不得那长了两年有半人多高、惹人喜欢的槐树,最终他们决议在种一年药材,好了持续留下,不好了拆棚走人。

说来也怪,不知怎样那一年药材成了,三亩地的药材卖了,不光交清了租子,买了口粮,还剩下了些银两,两口子快乐了,要持续把这地做下去。

第二年,这土槐又长高了,三棵树一个离一个有三步左右,均扶风——三棵槐树间匀的形成了一个三角形,如同这三角形支撑着这个支体破碎的家庭,又如同给这个家庭带来了福音,槐树的头,如同一个健康的男人戴着草帽,它跟着太阳,从东到西移动着,跟着月光、星斗夜夜轮转着。

槐树年复一年长着,两口日子年复一年的过着,不知是两口子勤勉,仍是占了这三个槐树的光,年年丰盈,也积暂了不少银两,更令人兴奋的是成婚六年的小两口,又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。

那时三个土槐树己有四,五把粗了,两口商议,从财主手里买回了这三亩地,又在地头上盖起了两间瓦房。

时刻分分秒秒的走着,日子一天天的过着,冬去春来,繁花似锦,这俩口又碌碌续续生下了三儿三女,他俩口商议,又买了几亩地,在不远处村上盖了房,一家欢欢乐乐的过着日子。

三棵槐树,在大地步里,顶风冒雪,一年一个姿态长着,树冠紧紧的靠着树冠,相依为命,如同谁也离不开谁似的。

据传说民国初年,不知什么当地造枪炮,政府派人四处收集槐木做枪把,那个头儿传闻这里有三个大槐树,他先找人洽谈处理,本来那两口都逝世几十年了,他儿子都六十多岁了。这儿子死活不卖,那头儿一看没办法,叫人把这白叟的儿子打了一頓,最终硬下手,一个树给了五块大洋,花了三天时刻,十多个人,才把树挖掉装车拉走。

自从这个树被挖掉后,这个村子如同不太平了,本来那老两口的儿媳抱病死了,村子又不知从什么当地传来瘟疫,不到一年时刻,又死掉了几个人,今日不是这儿出事,明日便是那儿不当,人们议论着。最终把焦点放在挖掉的这三棵土槐树上,村上上了年纪的几位白叟,处处寻觅土槐苗,找到了三棵,拿去栽到本来的当地,女人们又抬水浇树。唉,说来也怪,自从这三棵槐树栽下后,这个村如同安静了许多,再也没有意外工作发作。

这树是否是“镇村树,”人们无可厚非,树栽下后,因为在大地步,风头高,日照好,一年一个姿态长着。不知不觉已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,那时咱们一伙娃放学后,拔完草在槐树下“扔草窝”,有时玩一些儿童游戏,那时槐树已长的直径咱们三个小娃都合抱不住,三棵巨大的树冠上,不知什么鸟垒起了四个巨细不同的窝,在四五月份,只听到不同的窝内,叽叽喳喳的小鸟不同的叫声,它们如同大合唱,咱们一伙小娃最爱看爱听小鸟的叫声。仰头望去,绿色的土槐花开的一朵一朵,诱来了不计其数只蜜蜂,嗡嗡的蜜蜂声夹杂着小鸟的叫声,比一台音乐大合唱还诱人。夏天白叟们三、五成群在槐树下谈天、打扑克、下象棋、丢方,还三皇五帝夏商周的谈古论今。

记住有一次近邻三爷跟五叔在聊曹操火烧新野,三爷说曹操一把火烧了烧了刘备八十万人马,五叔说“胡说,八十万人马是不少的”。急得三爷满头大汗,他说“书上都说了,你不信了我取书去。”三扶风——三棵槐树间爷一溜风跑回家,在炕上面窑窝翻书,正碰上小孙子睡觉,三爷不小心一脚踩在孙子盖的棉被上,孙子大哭起来,老婆叫骂“把孙子踏的,长眼睛没有,”三爷急了大吼“踏死一半个算啥,你不知道,他五叔一口把八十万人都说没了。”

今后这个笑话就从三槐树间传了出去,传遍整个县城,传遍了西府大地。

这三棵土槐树婀娜多姿在本来老当地,树身大略估量直径也有两米左右,每次队、小组上划分地,总要把槐树占的地另提岀来。现在风调雨顺,

人们日子好了,家家有高楼,大部分人都吃上自来水,上年纪的人说,这都是沾了这三个土槐树的光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